改变人类认知思维的《人类简史》都说些什么?看完这篇你就明白

从认知革命、农业革命到科学革命,我们真的了解自己吗?在《人类简史:从动物到上帝》之前,没有任何一本历史著作,试图清晰地告诉我们人类历史建构的基础,并能对我们何以登上生物链顶端作出合理解释。真相是什么?一切都从人类语言可以虚构和想象开始。语言不仅让人类可以想象,而且能够集体想象,想象出神灵、国家、法律,想象出公司、金钱、信用,想象出自由、平等、博爱,想象力像胶水一样把千千万万的個人和群体凝聚在一起,让我们成为万物的主宰。是的,对于人类社会而言,重要的是想象。时至今日,人人都相信并维护这个共同想象虚构出来的世界,成为人类史的真相。

读完《人类简史:从动物到上帝》才发现,我们固有的对历史不识庐山式的盲目认识和解释,几乎没有意义。

为何如此说呢?这本书教会给我们哪些新的思考和认识呢?此书中,尤瓦尔·赫拉利有哪些让我们感到振聋发聩的声音呢?请看哲学诗画为你整理的44个核心金句,随便拿出一个都足以震撼你我,警醒世界。

1,金钱是有史以来最普遍也是最有效的互信系统。

2,鸟类会飞就是因为它们有翅膀,可不是因为有什么“飞的权利”。

3,痛苦来自欲望;要从痛苦中解脱,就要放下欲望;而要放下欲望,就必须训练心智,体验事物的本质。

4,一切苦难并非来自噩运、社会不公或是神祇的任性,而是出于每个人自己心中的思想模式或观念定势。

5,进化的基础是差异,而不是平等。

6,我们之所以研究历史,不是为了要知道未来,而是要拓展视野,要了解现在的种种绝非自然,也并非无可避免。未来的可能性远超过我们的想象。

7,历史的铁律就是:事后看来无可避免的事,在当时看来总是毫不明显。

8,就像政治不讲道德一样,历史从无正义。

9,我们对生活所赋予的任何意义,其实都只是一种错觉。

10,人类语言真正最独特的功能,在于能够传达关于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的信息,即表达不存在的事情(虚构故事),如此人类可以构建共同想象的现实,即共同的信念,从而进行大规模的团结合作,这是认知革命赋予人类力量的核心。

11,农业带来的压力影响深远,这正是后代大规模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基础。但可悲的是,虽然农民勤劳不懈、希望能够保障自己未来的经济安全,但这几乎从来未曾实现。不管在任何地方,都出现了统治者和精英阶级,不仅靠着农民辛苦种出的食粮维生,还几乎全征收抢光,只留给农民勉强可过活的数量。正是这些征收来的多余食粮,养活了政治、战争、艺术和哲学,建起了宫殿、堡垒、纪念碑和庙宇。在现代晚期之前,总人口有九成以上都是农民,日出而作、胼手胝足。他们生产出来的多余食粮养活了一小撮的精英分子:国王、官员、战士、牧师、艺术家和思想家,但历史写的几乎全是这些人的故事。于是,历史只告诉了我们极少数的人在做些什么,而其他绝大多数人的生活就是不停挑水耕田。

12,就算是在宗教上水火不容的基督徒和穆斯林,也可以在金钱制度上达成同样的信仰。原因就在于宗教信仰的重点是自己相信,但金钱信仰的重点是”别人相信”。

13,历史在人类创造神的时候开始,在人类成为神的时候终结。

14,身为人类,我们不可能脱离想象所建构出的秩序。每一次我们以为自己打破了监狱的高墙、迈向自由的前方,其实只是到了另一间更大的监狱,只不过把活动范围稍稍加以扩大而已。

15,比起语言、法律、文化、宗教和社会习俗,钱的心胸更为开阔。所有人类创造的信念系统之中,只有金钱能够跨越几乎所有文化鸿沟,不会因为宗教、性别、种族、年龄或性取向而有所歧视。也多亏有了金钱制度,才让人就算互不相识、不清楚对方人品,也能携手合作。

16,事实是,人类的主观感受没有任何实质或意义。主观感受就只是一种电光石火的波动,每个瞬间都在改变,就像海浪一样。不论你感受到的是快感或不快,觉得生命是否有意义,这都只是一瞬间的波动而已。 如果我们太看重这些内部的波动,就会变得太过执迷,心灵也就焦躁不安、感到不满。

17,人类几乎从出生到死亡都被种种虚构的故事和概念围绕,让他们以特定的方式思考,以特定的标准行事,想要特定的东西,也遵守特定的规范。就是这样,让数百万计的陌生人能遵照着这种人造而非天生的直觉,合作无间。这种人造的直觉就是“文化”。

18,不论是科学还是帝国,它们能够迅速崛起,背后都还潜藏着一股特别重要的力量:资本主义。要不是因为商人想赚钱,哥伦布就不会抵达美洲,库克船长就不会抵达澳大利亚,阿姆斯特朗也就没办法在月球上跨出他那重要的一小步。

19,快乐既不是主观感受到愉悦,也不是主观觉得生命有意义,反而是在于放下追求主观感受这件事。

20,亚当·斯密明确提出:人类全体财富的基础,就在于希望增加个人利润的自私心理。这一点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革命性的概念,而且还不只是从经济的角度,也包括道德和政治的角度。他其实告诉我们:贪婪是好的,而且我们让自己过得好的时候,不只是自己得利,还能让他人受益。“利己”就是“利他”。

21,多数人很难接受自己的生活秩序只是虚构的想象,但事实是我们从出生就已经置身于这种想象之中,而且连我们的欲望也深受其影响。于是,个人欲望也就成为虚构秩序最强大的守护者。

22,历史一再让我们看到,许多以为必然会发生的事情,常常因为不可预见的阻碍而无法成真,而某些难以想象的情节,最后却成为事实。

23,不是人驯化了小麦,而是小麦驯化了人。

24,苦的根源就在于“追求”主观感受这件事,不管追求的是什么,都会让人陷入持续的紧张、困惑和不满之中。人要想离苦得乐,就必须了解自己所有的主观感受都只是一瞬间的波动,而且别再追求某种感受。如此一来,虽然感受疼痛,但不再感到悲惨;虽然愉悦,但不再干扰心灵的平静。于是,心灵变得一片澄明、自在。

25,虽然金钱能建立起陌生人之间共通的信任,但人们信任的不是人类、社群或某些神圣的价值观,而只是金钱本身以及背后那套没有人性的系统。

26,科学能够解释的,是这个世界上有什么,事物如何运作,以及未来可能会有什么。就定义来说,科学不会假装自己知道未来”一定”会有什么。只有宗教和意识形态会声称自己知道这些答案。

27,我们相信某种秩序,并非因为它是客观事实,而是因为相信它可以让人提升合作效率、打造更美好的社会。

28,如果我们知道自己已经害死了多少物种,就会更积极保护那些现在还幸存的物种。

29,认知革命在于人类学会了讲故事,并共同相信。

30,我们看到现代婚姻常有不孕的困扰,离婚率居高不下,不论大人小孩都常有各种心理问题,其实都是因为现代社会逼迫所有人采用一夫一妻的核心家庭,但这其实与我们的生物本能背道而驰。

31,对于人生,佛教给我们的建议是,除了别再追求外在成就之外,同时也别再追求那些感觉良好的心理感受。

32,拥有神的能力,但是不负责任、贪得无厌,而且连想要什么都不知道。天下危险,莫此为甚。

33,纵观历史,几乎所有社会都会以“污染”和“洁净”的概念来做出许多社会及政治上的区隔,而且各个统治阶级利用这些概念来维系其特权也是不遗余力。所以,如果想排挤某一类的人,像是女性、犹太人、吉卜赛人、同性恋、黑人,最好的办法就是大声宣布:这些人有病,会造成污染。

34,天生自然的生物学,可能性几乎无穷无尽。然而,文化却要求必须实现某些可能性,而又封闭其他可能性。文化总会说,它只是禁止“不自然的事”。但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,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是不自然的。只要有可能发生的事,就是自然。真正完全不自然的事,是指违背了自然规律,但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,所以也没有禁止的必要。

35,我们从农业革命能学到的最重要一课,很可能就是物种演化上的成功并不代表个体的幸福。

36,有些环保人士声称我们的祖先总是和自然和谐相处,但可别真的这么相信。早在工业革命之前,智人就是造成最多动植物绝种的元凶。人类可以说坐上了生物学有史以来最致命物种的宝座。

37,历史就是这样从一个岔路走到下一个岔路,选择走某条道路而非另一条的原因总是神秘而不得而知。

38,哲学家伊壁鸠鲁就建议吃喝要适量,性欲也要控制。从长远来看,深厚的友谊会比一夜狂欢让人更快乐。通往幸福快乐的道路其实暗藏艰险。

39,无论进食还是性爱,这种愉快都无法长时间维持,想要再次感受,就只能去寻找更多的食物和伴侣。

40,人类本性根本不热爱全人类,也绝不是在这个基础上延伸出对动物的热爱。人类其实是党同伐异的,袒护亲密的人和动物,漠视陌生的人和动物。

41,所谓“想象的现实“指的是某件事人人都相信,而且只要这项共同的信念仍然存在,力量就足以影响世界。

42,对于人来来说,追求主观感受十分耗费心神,而且终是徒劳,只是让我们受制于追求本身。

43,想得到真正的幸福快乐,人类该做的并非加快速度,而是放慢追求快感的脚步。在追求健康、快乐和力量的过程中,人类慢慢地改变了自己的特质,于是特质一个又一个地改变,直到人类不再是人类。

44,根据中国传统的政治理论,人间的种种政治权威都来自于天,老天会挑选最优秀的个人或家族,赋予天命,让他们统治天下,为移民百姓谋福利。这样说来,所谓君权就该能够行遍天下。如果君主没得到天命,别说是天下,就连统治一个城的权利也没有。但“天”这个概念,很难解释清楚,是不是统治阶级为了麻痹民众而找的一个借口呢?